新闻动态
  • 补齐人工智能发展短板 优化科技企业再融
  • 负债18亿美元 得州最大电力公司倒下
  • 日科化学(300214.SZ):2020年度净利升16.37%至
十大线上网赌网址

前瞻2021·胡又文:计算机三大万亿级重构国产巨头可期|全景·卓识

2021-01-11 08:13      点击:66

编者按:

又到岁末总结展望时。

2020年持续整年的新冠疫情令全球经济蒙阴,但率先控制疫情,稳健复工复产的中国成为全球资本趋之若鹜的避风港。尽管上证指数表现波澜不惊,但围绕医药、科技、消费三大主线展开的个股行情,却频频出现涨势堪称波澜壮阔的大牛股。基金爆棚热销,也反映出刚刚而立之年的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正在从“散户化”向“机构化”发生转变。

在这个令所有人记忆深刻的年份即将过去之际,全景·卓识与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联合推出《前瞻2021》岁末专题,希望从与宏观专家、私募大咖以及中国最顶尖证券分析师群体的深度交流中,尝试勾勒出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国产业发展的主要脉络,寻找在明年注册制全面推行的情况下,中国资本市场较具确定性的投资机会。

2020年5G实现了基本普及,是5G商用的“元年”,2021年5G应用是否值得期待?

国产基础软硬件已经具备初步替代能力,逐渐从“能用”走向“好用”。2021年国产替代的巨大机会能否加速信创体系建设爆发?

A股计算机行业缺乏长期成长性高的平台型公司,国产化落实到位后,是否能涌现大公司?

怎么看待目前的市场,计算机行业是否存在结构性估值泡沫?

近日,全景·卓识对话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计算机第一名、安信证券研究中心总经理、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胡又文,分享他对计算机行业,乃至TMT板块及科技产业的2021年预判。

人物介绍:胡又文

安信证券研究中心总经理、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;2020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计算机第一名

全景·卓识X安信证券 胡又文

当下是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

全景·卓识:如何判断2021年计算机行业的走势?

胡又文:整个TMD板块或者科技产业,都是一个大的时代或者是新的周期的开始。那么今年是经历了一个不一般的疫情,对很多企业的生产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但是从下半年开始陆陆续续恢复,中国毫无疑问是恢复最快的。我们觉得科技产业的大周期背后的因素,其实是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的,只是被疫情扰动了一下。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科技角力,这是一个外部因素。那么中国刚刚提出来的最新的一个名词,叫需求端的改革,这就是内部的因素。其实信息消费是需求端改革一个重要的构成,所以我就觉得无论从内因还是外因来说,中国现在都是发展科技产业的一个黄金时期。所以从中长期来看,我们对于中国整个科技产业,包括计算机,都是非常看好前景。

看好云计算、自主可控、5G应用三大万亿级重构

全景·卓识:2021年看好计算机行业的哪些细分子领域?

胡又文:计算机的细分领域是非常之多的。市场上所有熟悉的科技热点都能跟计算机扯上关系。从方向上来说,我觉得计算机未来有三个最重要的市场,我们把它定义为叫三个万亿级的重构:云计算,这是商业模式的重构;自主可控,我们把它定义为底层基础设施的重构;5G网络逐步成熟之后带动的5G应用,我们把它定义成新的应用,新的市场空间的重构。所以就这三个方向是我们持续看好的,在整个5G时代乃至于更远的6G,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,也是会诞生很多巨头的重要领域。

国产替代有2万亿元市场空间可以挖潜

全景·卓识:国产化提速后,计算机行业是否能涌现出大公司?

胡又文:其实在过去几年时间,国产化都是市场关注的热点。从2019年的“516华为事件“之后到现在,以半导体为代表的,我们叫它大国重器,其实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在实业界,都是资本关注的焦点。

从国产化的角度来说,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统计,从2000年到现在20年间,国外的巨头像IBM、微软等等这些巨头,在中国可查询的它们的收入大概就有2万亿的人民币,那么这2万亿人民币市场意味着中国有大量的企业,可以去尝试着进入,甚至于去替代。这里面包括我们熟悉的操作系统、数据库、办公软件等等一些领域,当然也包括芯片。所以我觉得这些最重要的环节,根据它在一套系统里面的重要性,这些最需要被替代、最先被替代的环节,都是有可能走出(国产)巨头的。

全景·卓识:哪些计算机技术有可能尽早实现国产化突破?

胡又文:其实国内从计算机的角度,我觉得在很多领域现在已经有不错的公司,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创业企业,都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涌现。像数据库领域,国内也有很多上市公司,创业公司也有很多;还包括之前的蚂蚁,也是有很成熟的产品;包括像在办公软件,我们也有很优秀的中国的巨头,像金山这样的公司已经出现了,而且登陆资本市场,用户数都是小几亿的用户。所以我觉得这些领域已经涌现出一批不错的公司,虽然讲可能技术跟国外还有一定的差距,但是至少产品已经从“能用”向“好用”在逐步进化的阶段,这些公司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。

科技成果转化风险是一个最大的不确定性

全景·卓识:2021年计算机行业需要关注哪些风险点?

胡又文:我觉得2020年出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风险,就是疫情。直到今天它还没有消除,还在影响着所有行业。那么2019年其实回头去看也有一个很大的风险,就是中美,这也是超乎预期的。所以从现在能够预期的一个情况去判断的话,我觉得科技如何去把它从资金转化为人才,再进一步转化为生产力,它的整个兑现的过程是一个最大的不确定性。现在资金疯狂涌入,提供了大量的机会,也吸引了大量的人才。那么具体能造出什么样的东西,卖出什么样的价格?这是一个不确定性,就是它落地的进展。那么还有一个,我觉得我们科技卡脖子的现象仍然是非常严重的。因为卡脖子现在已经成为了国与国之间角力的一个点,所以它是不可能有任何的放松,或者讲不太会有转机的。那就逼得我们必须要靠自己。靠自己和自己把这件事做成,这中间可能会有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。那么投资的时候如果操之过急的话,可能就会要等待很长的时间,甚至会经历比较大的股价的波动。所以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预期的一些不确定性。但是更多的不确定性,我觉得就像我刚才提到的华为事件,提到的疫情一样,可能真当它出现的时候是让人始料未及的。

计算机板块估值震荡 分化极其明显

全景·卓识:计算机行业估值存不存在泡沫?

胡又文:大家历史上都有一个固有的印象,觉得科技板块的估值很高,其实从今年的表现来看,这个板块的估值是一个动荡。或者讲一个比较大的震荡,它的分化是极其明显的。龙头公司的估值实际上是在持续的提升的。但是很多中小市值的公司,它的估值不但没有升反而是降的。所以我觉得这跟整个中国的经济大环境,包括跟未来科技产业的发展趋势都是比较匹配的。因为这批公司奠定了自己在行业里面的龙头地位之后,未来可以预期它们对整个产业的掌控力,包括在整个产业里面的成长性,一定是最优的。所以他们享受了更高的估值溢价。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在更多的细分领域会出现。那么尤其是在一些现在可能格局还比较分散的领域里面,可能机会就更大,意味着可能里面有一些公司现在还比较小,如果它先做成龙头,然后一步步还会享受更高的溢价,它的成长性就会非常好。

上一篇:澳大利亚美梦落空:铁矿石跌破1000元/吨!中国或与这国联手破局
下一篇:企业观|“私转公”朱雀基金将满三岁 董事长再更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