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动态
  • 补齐人工智能发展短板 优化科技企业再融
  • 负债18亿美元 得州最大电力公司倒下
  • 日科化学(300214.SZ):2020年度净利升16.37%至
十大线上网赌网址

灼见|2021年经济趋势展望:四大变量影响“V”型复苏节奏

2021-02-23 08:05      点击:64

文/李宗光,华兴资本集团首席经济学家

20年,新冠疫情打乱了全球经济阵脚,然而中国经济在强有力的防控措施下展现出了强大韧性。展望2021年,中国经济是否将延续复苏态势?哪些因素将对其产生影响?此外,又有哪些经济新趋势值得我们注意?

华兴资本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李宗光近期对以上问题发表了看法,他认为,今年国内宏观经济政策将保持基本稳定;疫情将得到基本控制;外需逐步回落,内需出现修复性反弹;中美关系也将基本缓和。在此情景下,中国经济强劲增长将持续保持一段时间。

回顾2020:疫情下的宿命与反抗

年度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的展望,从来都是一项高风险的工作。即便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完之后,知悉了明年宏观政策的基调,但突发性的“黑天鹅”无处不在,往往会喧宾夺主地改变宏观经济及资本市场的走势。2016年初的股市“熔断”事件、2018年的贸易战和刚刚过去的2020年新冠疫情,都成为了影响当年宏观经济或资本市场走势的最主要变量。

如果说,需要一个关键词来总结2020年,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选择“疫情”。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,可谓百年一遇,彻底打乱了经济和政策基调。上半年,经济因为疫情而陷入“骤停”,一季度国内GDP同比下滑6.8%,工业增加值、制造业投资和社会零售销售当月同比最高降幅高达25.6%、31.5%和20.5%。工业企业利润和税收收入同期也大幅下跌。

和其他灾难/突发事件一样,面对疫情冲击,人类也经历了“初期惊讶-轻视与大意-极度恐慌-全力应对与反抗-适应或控制-最终克服/战胜”等几个阶段。随着疫情扩大,人们认识迅速深入,并动员大量社会资源予以应对与反抗。一方面是动员全社会资源,全力进行抗疫。采取追踪、隔离、治疗等手段,以最短的时间将疫情控制起来;二是在疫情被控制后,全力复工,修复社会活动。工业增加值等经济数据,自去年2月份触底后,迅速走出一波强劲的“V型”复苏。尽管去年下半年,各地出现一定局部性、区域性的疫情反弹,但随着对疫情防控认识的提高和经验的丰富,人们已不再恐慌,实现了复工与防疫的平衡。

防疫领先强化了我国经济复苏的力度和持续性。过去一年,美欧等国家疫情形势处于持续恶化中,经济活动在“封锁-开放”之间反复摇摆,供应链受到极大破坏。我国经济率先恢复,承接了海外因供应链破坏而外溢的需求,出口尤其是对美出口强劲增长。中国整体出口和对美出口当月同比增速,分别从2019年底的+6.3%和-14.2%,大幅反弹至2020年11月的+25.4%和+46.1%。

影响2021年宏观走势的主要变量

结合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及国内外形势的变化,我们认为,影响2021年宏观及市场走势的核心变量主要有几个:

——宏观政策。整体基调预计将会是转弯,但出现转急弯的概率较小。因此,在此基础情景下,宏观政策将边际收紧,出现激进去杠杆政策的概率较低,但也不可排除。因此,拐弯力度的拿捏成为关键,其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将不时出现。

政策转弯中,“黑天鹅”仍最可能出现在房地产领域。去年下半年,相关部门出台了“三道红线”,对房企负债率造成了一定影响;去年底,相关部门出台了《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》,对商业银行涉房贷款和按揭贷款设置了上限,约30%的上市银行存在超限,超限的银行必须在2-4年的期限内完成整改。2020年,房地产贷款新增大约6万亿,占全部新增贷款(约20万亿元)的30%。因此,整改尺度的拿捏,会对房地产投资,乃至整个经济的短期走势具有重要影响。

——疫情与疫苗。两者仍将是2021年最重要的关键词。在此基础情景下,今年秋季前,美欧预计将通过疫苗接种,实现群体免疫,海外供应链在下半年基本能够恢复正常。目前由于国内疫苗信息相对较少,假设国内疫苗效果与海外无实质性差异,接种节奏同步,那么随着海外供应链恢复,我国外需增速在下半年将会逐步回落。当然,如果出现海外接种滞后或者国内接种滞后等情景,则会对我国外需形成一定短期扰动,进而影响“V”型复苏的力度和持续性。

——内需。内需预计是今年不确定性较大的变量。去年,生产端和外需复苏快于国内需求端,投资和消费的复苏不及预期和整体。如果说2020年经济发展是看出口和房地产行业,那么2021年则主要看投资和消费能否接力复苏。在投资增速过程中,基建投资受制于政策拐弯和财政收入,大幅回升的可能性不大;制造业投资和采矿业投资主要受更长期因素影响,可能会有一定反弹,但力度不会太大。

因此,内需的关键在于消费。在去年乃至过去几年的各项政策文件中,“扩大内需”被反复提及,但整体来看,无论出台的措施,还是实际效果,都是不及预期的。主要原因或是由于整体政策立场偏稳健,刺激动力不足;或是由于财政收入状况较为困难,以至于给予积极财政政策的空间不够。望2021年,扩大内需被作为今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任务,假设如此的话,预计更多将以结构性政策为主,进行实质性刺激的概率并不高。。

——中美关系。尽管中美之间存在结构性矛盾,谁上台都改变不了竞争对手的格局,但这并不意味着节奏不会变化。预计在今年美国总统换届以后,中美关系将更理性。因此,从这个角度看,中美关系在2021年或将出现一个边际上的缓和,有助于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。

2020年宏观走势:三种情景

如前面所分析,基础情景下,预计今年国内政策保持基本稳定;疫情得到基本控制;外需逐步回落,内需出现修复性反弹;中美关系基本缓和。在此情景下,经济强劲增长将持续至明年上半年,然后逐步回落,全年增速预计在8%-10%之间;CPI前低后高,波动中枢预计在1%以内,房租等非食品通胀出现一定反弹,但力度不大,无法实质性缓解通货紧缩压力。

乐观情景下,政策转弯力度较小,呵护来之不易的复苏势头,扩大内需出台实质性刺激政策;或外需强劲向内需传导,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出现内生性(而非修复性)反弹;或海外经济刺激力度较大,使经济“V”型复苏的持续性和速度超预期,推动我国外需扩张势头超出预期。

在此情景下,我国经济扩张势头将持续更久,回落斜率更缓慢,四季度增速回落至7%附近,全年增速有望突破10%。

悲观情景下政策转弯力度过大,在抑制房地产、去杠杆方面力度过大,打断复苏进程;或疫情防治形势复杂程度超出预期,疫苗效果、进程显著低于预期;或扩大内需力度显著小于预期,内需复苏进程和力度显著落后于预期,或中美关系出现超预期恶化。

在此情景下,经济扩张势头一季度到达顶点后,会出现快速下滑,四季度增速回落至5%附近,全年增速将回落至8%以下。

中长期看,疫情只是扰动,增速仍将回落

2018年以来,宏观政策重心整体转移,叠加中美贸易战,2016-2018年刚刚起来的扩张(新)周期被中止。疫情暴发前,经济增速回落至6%以下,专家和市场预期,增速将进一步向5%回落。疫情暴发以后,去年一季度GDP大幅负增长,下半年出口强劲复苏,今年一季度可能出现高双位数的正增长。但从3-5年中周期视角看,这些仍然只是扰动。

无论是十四五规划,还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中央始终将重心放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,淡化需求侧刺激,不追求过高增长速度。按照二〇三五年翻一番的目标,我国实际GDP在未来十五年年化增速只需要达到4.75%即可。因此,未来几年经济增速仍有进一步回落的空间。

一种很强硬的主张似乎在经济学圈深入人心,即在某种情景下,宏观政策应该比基本面所要求的“偏紧一些”,勒紧脖子,倒逼改革出清。这种思路将改革和发展对立起来,不是十分科学,但其影响力和诱惑力不容小觑,也有可能对未来政策制定产生一定扰动。目前,各方面的经济学家开始了新一轮调低潜在增速的测算,一些较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测算,十四五和未来十年内,我国潜在增速将降至3.5%,似乎为经济进一步降速做好了铺垫。

这种情景下,经济增速将继续回落;通胀不足现象将在可预见的将来常态化。周期下行仍将是这一阶段的重要特征,存量特征仍将持续一段时间。在整体蛋糕变小、份额下降双重影响下,传统经济结构调整会加速,中间伴随的阵痛也将不可避免。

上一篇:潍坊与烟台差距扩大,滨州超东营,2020年山东各市财政收入
下一篇:广州“十三五”|经济实力迈上新台阶,全球城市位势不断跃升